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汉皇刘备 第三百五十六章 荆州之战(四)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0:03

汉皇刘备 第三百五十六章 荆州之战(四)

孙策引兵自往豫章,周瑜却是往庐江去了。黄祖细作探得动静,来报黄祖,说如此。黄祖得知扬州兵力,大喘一口气,在邾县休整了数日才缓过来

汉皇刘备  第三百五十六章 荆州之战(四)

刘表得知江夏无忧,大喜,于是又调黄祖往援张绣。江夏连番大战,一片残破,黄祖麾下精锐也死伤颇多。得了刘表命令,黄祖便去信道:“江夏数县为扬州所破,民众流离,若不安抚,孙策再来,百姓必望风而投也。吾将北上,还请襄阳来人抚恤百姓。”

刘表从其言,于是使蒯良为使,带着钱粮往江夏抚民。黄祖见蒯良亲至,心中稍安,于是遂率军北上。刚到章陵郡,便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张绣率众降曹。

黄祖大惊,这几日还不断有战报传说,说张绣率凉州骑与曹操战如何如何,怎么今日便得张绣已降的消息?再三确认消息无误之后,黄祖不敢怠慢,连忙派了数路使者,一路往襄阳告急去了。黄祖则是率了大军,往蔡阳进发。

刘表在襄阳,听到张绣降曹这个如惊天霹雳一般的消息传来,愕然半晌,方颤抖着嘴唇,骂道:“张绣误我,张绣误我!”

张绣自那日与曹操虎豹骑硬拼一记之后,便率骑兵在外与曹操大军游斗。城中蔡瑁那日见了曹操精锐的威势,心中却是惧战,只是守城不出。

自古以来,守城都是一内一外,两军相互配合,哪有城中守军不顾城外己军死活的。偏偏蔡瑁便这样做了。

这日,张绣率了所部与曹操激战不休。连战数个时辰,看看人马俱疲,于是便欲退走。曹操于高处见了,谓左右道:“张绣,西凉虎将也,骑战无双,吾必擒之。”遂发大军来围。张绣死战不得脱,便请援城中蔡瑁。城中守将正欲引兵出,蔡瑁却止住。

道:“援不可轻出,每救必往,人则不欲死战。张绣未尽力也,以其之能,必能杀透曹营而还。”

这也是脑洞大开的神理论了。蔡瑁不肯出援,一方面是惧怕曹操,另一方面却是打着削弱张绣的小算盘。蔡瑁乃荆州亲贵大将,城守不敢不从,于是便止,于城头坐看张绣之败。

张绣往来冲杀,血染征袍,身后的一个个凉州骑士无声无息的死去,却仍未见有援军动静。再往博望城头望去,只见城头大旗下立有数将,正静静看着战场。张绣心道便是我请援未至,是只猪看到我之困境,也知道派出援军了罢?

又战了一阵,贾诩气喘吁吁的提了剑,策马奔至张绣跟前,道:“将军,蔡瑁必有私心。将军若不早作打算,我军尽没也。”

贾诩见张绣仍在犹豫,大喝道:“将军,我凉州将士所流之血,已足报刘表之情矣。蔡瑁不救,将军欲坐等我军皆亡乎?”

张绣如梦方醒,见麾下凉州众人皆带伤,越发凋零,心道就算能杀出去,到时只剩自己形单影只,又有什么用?遂一咬牙,道:“刘景升,非我欲负你,实无力再战也。”遂率众降曹操。

曹操得了张绣,大喜过望,遂引兵围博望。博望城头,蔡瑁还想着张绣浴血奋战,然后在差不多支撑不住的时候自己再出去救援呢。这样即消耗了张绣的实力,自己又卖好于凉州。一举两得也。正得意见,忽然便见张绣奔至曹操马前,伏地请降。这是什么情况?

蔡瑁把眼睛睁得铜铃大,确认自己没看错之后,这才彻底慌了神。自己徒拥二万劲卒,却坐视不救。逼得张绣阵前投降。这消息要传到了刘表耳中,自己再受刘表信任,这脑袋也保不住。

蔡瑁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加固城防和向后方示警,而是想着推卸。于是把博望城中知道此事的大小官吏将领全找了过来,统一口径把全推在张绣身上。并道:“若不如此,主公知道此事,必斩吾等。”众人为了身家性命,只好全听蔡瑁的。

于是到了刘表这里,便成了张绣自持武力,不与蔡瑁配合,在败于曹操之手后,率众降之。博望城中守军往救张绣,兵到途中,闻张绣降,遂还。

不说刘表如何气愤。张绣一降,西鄂诸县全为曹操所有,孤悬在外的博望城便成了孤城一座。蔡瑁这时候别提多后悔了。不救张绣,现在自己后方变成了前方,四面八方都是曹军,这如何是好?难道自己也要投降?

这个念头方起,蔡瑁便又深深的给压了下去。自己亲族全在襄阳呢,真降了,家里几百口人命还要不要?不过博望也不能待了,得三十六计走为上。趁着曹操还没彻底合围,蔡瑁脚底下抹油,率领大军直溜到舞阴去了。

舞阴,曾为光武帝朝征南大将军岑彭的封地。这里有山有水,易守难攻。索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蔡瑁刚到舞阴,刘表的命令就来了,令其南下,与黄祖兵合一处,屯守新野。以拒曹操。

曹操得了张绣,南阳诸城不战而下,进了宛城之后,张绣命人献上文书册簿,曹操阅后心中更喜。南阳诸县,丁口百万有余。刘表竟然坐视张绣被围而不救,真庸才也。于是在宛城之中,犒赏三军,连摆宴席,以贺张绣之来归。

曹操得了张绣,又得了贾诩,喜不自胜。张绣悍勇,贾诩多谋。皆世间俊彦,尤其是贾诩,国士也。曹操也是个爱惜人才的,对待张绣贾诩两人礼遇甚隆。每有闲时,不是邀请二人到自己府中宴饮,便是自己亲至二人府上拜访。不过,这样的好日子没能持续多久,因为曹操的老毛病又犯了。

这日曹操率了典韦许禇二将,又到张绣府中。无意间得见一妇人自府外而归,见此妇人肌肤欺霜赛雪,眉目如画,不由心旌摇荡,不能自制。归府之后,使人暗问之,回报说此乃张济之遗孀邹氏。曹操大喜,既然不是张绣之妻,那就好办。

于是曹操便知会了张绣一声,遂纳邹夫人为妾。张绣方降便遇此事,心中大怒,吾视汝为主,汝却想为吾叔。真是岂有此理!却又没道理阻拦。只是终日郁郁,敢怒不敢言。

曹操以为纳邹氏为妾,是对张绣的变向施恩,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在张绣这等昂藏好汉来看,却是对自己、对张家的一种羞辱。

张绣酒后,每多怨言,言辞甚为不逊。传至曹操耳中,曹操初时不以为意,后来一而再再而三,曹操也便怒了。心想汝张绣来降,吾待汝可有不周之处?高官厚禄,美酒佳人,随汝自取,还待如何?

竟然如此,便休怪我无情。曹操心中渐起杀意。

滁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滁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滁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滁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滁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