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气冲星河 第0007章 重回武童院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1:50

气冲星河 第0007章 重回武童院

做出回武童院的决定后,武星河并不急着回罗江郡城。而是继续在秦家庄呆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武星河严格按照计划执行,每天闻鸡起床,绕东林镇跑十圈。

这不但是锻炼体力,锤炼肉身,同时也锻炼脚力和耐力。最关键的是,这是四年后“武童测试”的一项必测内容。

秦连山把他送到罗江郡城武童院深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针对四年后的“武童测试”,想让他在武童测试上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

跑圈回来之后,又去家族练武场举铁球石锁,锻炼臂力和腰腹之力。

做完这些,已经是中午。

略作休整之后,下午是武技的修炼。结合自己前世武技的阳刚路线,选择了一套《大金刚拳》作为主修的攻击技能。

傍晚,再次绕着东林镇跑圈。

夜间,则早早闭门,静坐于室内参悟前世的功诀。

秦连山忙于经营家族,也没什么时间督促他。反倒是秦袖,抛开她负责的家族事宜,一心一意照顾起弟弟的饮食起居。

家族不是没有下人,也不是没有丫鬟。但秦袖却执意亲自做这些,为武星河安排合理的膳食。秦袖女子之身,没有修炼体质,所有她一直将自己从小深埋在内心深处的修炼理想,完全寄托在弟弟身上。

武星河的目标,是用三到六个月,完成力武境的修炼。

然后在四年后的家族论品到来之前,恢复前世颠峰状态的七八成功力。

他所做的这些努力,完全朝“家族论品”这个方向努力。

家族在,一切希望都在。

当然,这只是他武星河现阶段的初步规划。

具体落实到实施阶段,还得靠每天的勤学苦练。如果心存侥幸,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吃老本的话,也许修炼进程还不如前世呢!

武星河再世为人,前世又是武学大行家,自然知道武道修炼,最大的忌讳就是自负自满。

有了目标,有了计划,实施起来,武星河是绝对不会含糊的。这一个月时间下来,他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一个月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过去。武星河已经渐渐摆脱了重生后不适,完成了角色转换,完全融入到新的家庭当中,每日与家人朝夕相处,更让他深深感受到秦家庄人的醇厚和善良,亲情的感觉也一天比一天浓厚。

这个月里,他做出了一个决定,放弃武星河这个名字,完完全全,把自己视为秦无双。

武星河,其实并不是他前世的真名,这样做也算不上数典忘祖。事实上

气冲星河  第0007章 重回武童院

,他前世根本就是孤儿,不知父母,更不知姓氏。被一个修炼古武的老头收养,因为练武,所以就以武为姓,至于星河二字,只不过是老头对他的期望罢了。是希望他日后练武能练到气冲星河的境界。

前世的武典记忆和宝贵经验,并没有让秦无双沾沾自喜。

这天早上,跑圈结束,秦无双来到东林镇背靠的大苍山深处,趁着和煦晨风,摆开架势,拳如洪钟,将一套“大金刚拳”练得风声水起。每一拳都砸在手腕粗细的树身上,拳拳不脱靶。

随着清脆的断裂声响起,每一拳下去,都有一棵树轰然倒下。

这一套“大金刚拳”,是前世少林一门的刚猛拳技,拳如金刚,硬如铁块。是外家拳的颠峰拳技。

练完这一套拳,接着又练了一路腿法,一路掌法,直到全身汗水浸湿了衣裳。这才缓缓收功。看着倒在自己拳力下的树干,武星河很欣慰,这一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如今这套《大金刚拳》已经颇有起色,有了不怒自威的金刚气势。虽然离他颠峰期还差十万八千里,也还远远没到脱胎换骨的地步,但对再生一个月的他来说,已是长足的进步!

不过这显然还远没有达到秦无双的心理预期,充其量,只是走出了一小步而已。以他目前的修为,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实力也只是底层罢了。

最多是相当于力武境六七段的实力,应付武童测试是绰绰有余,可一旦去应对大场面,比如“家族论品”,却还远远不够。

离力武境九段颠峰,还有一段路程要走。更别说“外力极致,内劲自生”的真武境阶段。

看一看天色,朝阳才刚刚升起。极目眺望山下,道上渐渐有了行人。

秦无双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不管怎么说,如今回武童院,面对那些武童的挑衅,总不至于缚手缚脚了吧,至少可以从容应对了不是?”

武星河前世本事通天,这一世如果被几个小小武童挑衅,无法回击,自然是郁闷不过的事。

他此去武童院,倒不纯粹是冲着复仇而去。不过若有机会报仇,他也绝不会错过。教训一个小屁孩固然没什么趣味,但有仇不报,却也不是他前世的风格。占据了秦无双的庐舍,就当报答,也得给出点表示不是?

……

秦无双没有死的消息,时隔一个月后再次回到武童院,这事在武童院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大家都觉得这秦无双命大,堪比蟑螂。

当秦无双再一次踏入武童院的门内,整个武童院千来个武童,大多都跑来围观他这个不死小强。

显然,这些武童也闹不明白,明明已经宣布死亡的秦无双,为什么会活过来?

既然已经捡回一条小命了,不回东林镇躲起来,还跑到这武童院来做什么?莫非不知道再来武童院,随时还有可能丢掉小命?

大家都好奇,这秦无双再次回武童院,到底图个什么?

秦无双两世为人,当然犯不着去跟这批小屁孩解释什么。笑眯眯享受着一路被围观的快感,施施然回到原先居住的宿舍。

武童院每个寄宿武童,都是独立居住一室的。虽然只是一间斗室,但却充分为武童们保留了个人空间。这也是为武童的修炼创造良好环境。

至于为什么回武童院?秦无双心头嘹亮,自有一把小算盘。

屁股还没坐热秦无双回到宿舍,宿舍门就被敲开。

从前任的残留记忆中,秦无双了解到这人叫胡孜言。也是来自东林镇的一名武童。

“无双,你怎么又回来了?”胡孜言开门见山,不无焦急地问。

“有事?”秦无双瞥了胡孜言一眼,淡淡问。

胡孜言和秦无双关系密切,是东林镇的同乡好友,一直走得比较近,自从秦无双出事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进去说,可以吗?”胡孜言指指宿舍。

两人走进宿舍,秦无双跳上床盘膝而坐,也不问胡孜言的来意。

胡孜言小心翼翼地把门关起来,低声道:“无双,你怎么还不回东林镇?你会不知道张显他们是故意整你的?”

“知道。”秦无双顺口地应了一句。

“知道你还呆在这里?我看张显这段时间一直想找你麻烦,你可得小心点。照我说,你还是回东林镇吧。”胡孜言搓着双手,目光殷切而焦急,这关心却是发自肺腑的。

“你来告诉我这些,不怕他们找你麻烦?”秦无双难得浮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我没有什么值得他们惦记的。再说我们从小一起在东林镇长大,我没本事帮到你,也不愿看着别人欺负你。无双,听我一句,回东林镇吧!”

胡孜言很认真,注视着秦无双,等他回答。

“孜言,往后没事别往这里跑。我的事我一手解决;你不想惹祸上身,就别牵扯到这些是是非非当中来,于你无益。”

秦无双这话不太好听,却也是真话。

“无双,你的牛脾气又来了!别糊涂了,尽早离开……”

胡孜言忽然顿住,因为他发现秦无双正用一种严厉的目光盯着他。

“说完了,这就走吧。”

拉开门,直接把胡孜言推了出去,砰的一下把门关上。

胡孜言站在门口足足愣神了几分钟,这还是同乡好友秦无双吗?怎么这么不近人情了?

秦无双嘴角轻轻蠕动了一下,心里也是略感无奈。他并非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是故意要作恶人,一来他不想练功被人打扰,二来也是因为环境险恶,张显那伙人随时有可能找茬,他不想牵连无辜。

这个胡孜言确实是好意,他也知道。可越是好意,目前来说就越是麻烦。

胡孜言在武童院还要呆三四年,如果因为这件事得罪了那些权贵子弟,下场肯定会惨不忍睹。

秦无双则不同,他回到武童院,纯粹是主动融入这个世界,以求尽可能多地掌握当前局势,顺便等待一些机会,完成一些打算完成的事而已。

换句话说,他随时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的。

只是,让秦无双没想到的是,张显那帮人,这回怎么如此沉得住气?

贵阳长峰医院挂号费吗
贵阳长峰医院挂号费多少
贵阳长峰医院要挂号费吗
贵阳长峰医院有网上挂号
贵阳长峰医院在线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