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信访发言人集训学发声庆安枪案成反面教材

发布时间:2019-10-09 23:32:14

  信访发言人集训学“发声” 庆安枪案成反面教材

  全国信访系统发言人培训班在京开班,学员正在课堂上听讲。国家信访局研究室理论宣传处供图

  5月17日至5月22日,由国家信访局主办的全国信访系统发言人培训班在京开班,各省级信访局(办)和副省级城市信访局的发言人首次进京集中培训,他们在内部被戏称为信访系统发言人的“黄埔一期”。

  在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发言人张恩玺看来,由于信访工作的敏感性,“只做不说、多做少说”一直是信访部门的老传统。但在“人人都有麦克风、都是通讯社”的新媒体时代,“只做不说”的思维已无法适应。

  培训第一堂课上,张恩玺主讲,直接抨击地方系统关键时刻“失声”。“最近发生的黑龙江庆安枪击事件,迅速被公众‘围观’,过程激烈,衍生出次生舆情事件,信访部门也‘躺着中枪’,当事人被说成‘上访人’,实际上八竿子打不着,好像一有点风吹草动,信访部门就是当然的‘冤大头’。为什么要等到事件炒作了几天后才公布视频,以正视听?”

  “刚才主持人问题太尖锐了!”客串广东省汕尾市市委书记的史国军针对乌坎事件访谈后走出“电视台演播厅”后,长出一口气……

  “河北省保定市环保局长”王再兴也有同感,“这是我遇到关于保定雾霾最尖锐的提问啦!”

  史国军和王再兴的真实身份分别是江苏省信访局副局长和河北省保定市信访局副局长。

  发言人现场遇尖锐提问

  5月21日10时许,“广东省汕尾市市委书记”史国军坐在“电视台演播厅”接受“深度访谈”,“访谈”的主题是一度备受关注的乌坎事件。

  史国军手里拿着十几页材料,在主持人连续向他问关于乌坎事件的处置情况时,他都能对答如流。

  突然,主持人问道:“有人讲,乌坎事件的选举模式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你怎么评价?”

  史国军先是一惊,他稳了稳神,回应说:“乌坎事件只是一起个案,我不认为这种模式可以在全国推广。在这个事件中,我们要反思,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发展观和政绩观是以GDP为标准,还是以社会和谐稳定,老百姓能共享经济发展成果为标准。另外,我们要加强对基层权力的监督和制约,不允许腐败在与老百姓接触较多的基层权力中出现。”

  史国军回答结束,“观众席”中响起一片掌声……

  “观众”正是来自全国各个省和副省级城市信访局的120余名发言人和发布机构负责同志。

  这次访谈,是培训中发布专项模拟演练科目的一个环节。

  “刚才吓死了!”走下台后的史国军仍心有余悸。他告诉新京报,前一天,培训班的老师通知他,他所在的第三组学员要在模拟演练课上准备乌坎事件电视访谈这个题目。本来其他学员准备了这个,后来临时怯场,作为组长的他只好上了。为此,他当晚查阅了很多乌坎事件的资料。

  “老师说今天的环节会有一两个刁钻的问题,不知道会放在那个人身上,看来就是我这里了。”史国军笑着说。

  王再兴准备得没史国军那么充分。在一场模拟雾霾主题的发布会上,面对台下“提问”要求其提供保定因雾霾引起呼吸道疾病具体人数的问题时,他没答上来。

  王再兴有些抱憾。“我以前没和媒体打过交道,有些尖锐的问题或没有准确内容的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让发言人学习在各种场合如何客观回应提出的尖锐问题,客观准确的传递信息就是这次培训的初衷之一。”国家信访局研究室理论宣传处处长覃爱民告诉新京报,这次培训是国家信访局首次组织各省区市、副省级城市信访局发言人集中培训。6天培训中,国家信访局邀请了中宣部、公安部、北京市政府办的现任或原任发言人进行专题讲座和案例教学。

  授课教师媒体人占三成

  在培训班12名授课教师中,有4名来自媒体的资深人士,分别来自新华社、中央教育电视台、一读传媒和中央电视台。

  一读传媒总裁兼总马昌博主要与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王彩平一起负责模拟演练环节。模拟演练中分别设计了雾霾、乌坎事件、PX事件、校车安全事故等四个主题。他们的任务是让发言人了解不同媒体对事件的兴趣点有何不同,以及如何在各种场合下准确了解、回应和帮助媒体的采访需求。

  马昌博在过去四年中一直负责培训国新办全国发言人班和国家行政学院的司局级班,对官员的媒介素养现状颇为了解。在他眼中,信访部门是相对较神秘的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召开发布会回应社会热点的情况很少见,所以上课的很多学员对如何敏锐回应媒体关切还有差距,但他也认为,信访部门在理解公众合理诉求上反而更有优势。

  马昌博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细节。在演练中,发言人们虽然做了准备,但面对尖锐提问,往往还是会被激发出带有情绪化的表达。“情绪化的回答非常致命,不仅会引起舆论次生灾害,甚至会影响发言人的政治生涯。官员和都各自是一个职业,不是谁要为难谁,任何时候都要用职业态度对待别人的职业要求。”

  通过这次培训,王再兴明白,对于突发类事件的发布,发言人要对事件的进展全盘掌握,并用尽可能多的细节向媒体提供信息,对尖锐问题用情绪化的表达来回应会带来不可挽回的负面效果。“我们平时接触最多的是信访人员,有时会遇到一些非正常上访人员,我们把所有的道理都和他讲了,但他就是不信,我们也没办法。如果用这种思维方式面对媒体,那就会出问题。”

  史国军曾担任过淮安市政法委书记,曾多次接受媒体采访。他坦陈,那时与媒体打交道多是正面采访,对于突发事件的回应经验尚有不足,这次培训让他大开眼界。

  高燕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信访局局长,她是这次培训中唯一一位担任“一把手”的发言人。

  高燕称,因为以前在宣传部门工作过,非常清楚新媒体时代下信访工作应改进宣传方式,所以这次特意来学习。

  培训结束后,高燕的计划是先召开媒体座谈会,了解媒体需求,然后通过络传播等各种方式宣传信访法规,引导信访人通过合理的方式解决诉求。

  对于信访部门发言人的风险,高燕和史国军都认为,信访部门发言人的难度比其他部门要大,因为很多问题并不是信访部门的问题,信访部门在解决问题过程中更多的是与主管部门的协作,所以作为协调者角色,风险会更高,但也不能怕担责而退缩。

  县级以上信访部门今年都有发言亾

  据了解,我国信访系统发言人制度真正建立起来是在十八大以后,与中央机关、国务院各部委各系统发言人建立基本同步。

  在公众眼中,与其他部委相比,信访系统的发布活动不算多。

  一位西部省份信访局的内部人士解释,由于信访工作的敏感性,以前信访工作是“只做不说”,后来变为“多做少说”,给公众很神秘的感觉。

  这种情况从2013年开始逐步改变。

  从2013年起,国家信访局在官改版后先后发布一系列信访改革文件,并多次召开发布会,去年就开了4次发布会,向外界介绍信访改革最新进展。

  据张恩玺透露,下一步,国家信访局将要求各地信访部门必须定期不定期召开发布会,实现发布工作常态化,并建立发言人制度,包括机构设置、人员配备等,国家信访局还将定期考核检查,以此推动信访系统的发布工作水平。

  在他看来,举办全国信访系统发言人培训班具有里程碑意义。在国家信访局对外开放的基础上,要让全国信访系统逐渐拿掉“神秘面纱”,敞开大门。这次培训,就是要解决信访宣传工作存在的三大问题:不愿讲,不善讲和不会讲。

  张恩玺表示,国家信访局已提出要求,6月30日前,县级以上信访部门都应建立发言人制度,原则上市县两级由信访部门主要负责人担任,省级必须由部门副职以上领导担任。国家信访局还将设置相应的考核和检查制度,尽快提升信访系统的发布水平。

  新京报 邢世伟 北京报道

手机知识
怀孕期
仪征家居装修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