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620章 暗天王会议

发布时间:2019-09-24 15:30:13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620章 暗天王会议

朱清淡淡的收回了暗裔的尸体,触手微微的一感受,的确是七雷的实力,而且已经到达了七雷的后期,七雷的实力可不是七道落雷的能量那么简单,在初期的时候,由于实力提升的时间快,所需要的能量也较少,因此才会依靠雷纹粗略的判断实力,而越到了后面一道落雷所能提供的只有雷纹中的部分,因此到了七雷这个程度甚至需要十数道天雷来填补,而火娇所吞噬掉的那个男人的本身实力就在六雷,火娇这么一吞噬相当于把多一倍于自己身体中的雷纹能量吞了下去,但是毕竟她的身体达不到那种承受度,多余的能量会被划分给精血保留下来一方面维持她体内的平衡,另一方面就是为她下一次晋级提供额外的能量,让她在同阶之中的实力远远领跑众人。

一天一夜的时间可以降落的天雷数已经不知十数道那么简单,如果提升的如此之快,这片天地所用来维持的能量恐怕大的可怕,冰帝纵使身为帝级也没法同时负荷这么多能量的增幅和提升,因此平衡也就稳定了下来,这个七雷实力的已经达到了人族修为的九星地步,而且实力可不是一般的九星,但是和朱清相比自然差距还是不,但可想而知那三大天王所拥有的实力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

在暗裔死后,朱清还发现了一些六雷,五雷的人物,而且暗裔麾下竟然还有一个七雷初期实力的罡风怪物,这倒是让朱清惊喜了一把,两个七雷初期,足够他把冰机身的战力提升到自己真身的六成还有剩余了。

这一次的收获不可谓不大,那些五雷六雷的还有更加低级的,朱清没有去吸收,相比于自己,火娇更加需要这些人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朱清只是下了个禁锢就让这些怪物们跑不掉了,火娇给自己传音过马上将会来助自己一臂之力,他也乐的给火娇做个顺水人情。

朱清开始原地吸收暗裔和那个七雷初期实力的罡风怪物体内的风能量,他相信,再过不久得不到这一处信息的所谓三大暗天王,应该就会有所反应了,现在自己必须尽快的备战了。

……

“禀告天王!暗裔风君部落已经有两天没有传来消息了,属下估计出现了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还请天王明鉴!”

一个身穿黑色甲胄的男虔诚的跪在数十丈长的台阶下,上当顶端处云雾缭绕,黑云丛生,仿佛又蓝紫色的雷电在其中穿梭,但是依稀可见有三座硕大的王座,屹立在云霄之中!

“恩……暗裔乃是我暗幽手下最强的将军,除了我们三个亲自前去,还有谁可以做到灭杀他?况且部落千人,何种手段可以让一个人都无法逃脱!”

滚滚天雷之下,一个辽阔宏大的声音从上方传了出来,众所周知,幽天王的脾气最为暴躁,而且为人比较刚愎自用,不合他心意的事情,他是怎么都不会去相信或者理会的。王座台阶下的男满头大汗,幽天王的口气之中明显已经有了警告和不快,三大天王同时在上,暗裔将军作为幽家军中最强劲的一位,却出了问题,无疑会让这一位在其他两位天王面前抬不起头,越到高处越看中这些虚妄的东西,而自己如果再一味的提起这件事情,恐怕暗裔的后果如何他不清楚,但自己的后果恐怕不会是太好……

暗幽看着下方突然之间噤若寒蝉的人,心情更加的不爽快,一个按耐不住,就像干一些嗜血的事情,就在这时,旁边的王座上伸出一只手,挡住了即将动手的暗幽,暗幽顿了一下,缓缓的靠上了王座,哼了一声不再什么。

“下去……”

这时这个伸手男发话了,声音相比于那个暗幽天王更加的尖细,显然一听就是一个有城府的人,地下的人总算是心里暗暗吐了一口气,有影天王开口,自己这条命总算是保住了。

“启禀影天王……听巡逻军,在三十里外处,有一位偏将的尸体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620章 暗天王会议

,正是暗裔将军手下的……而且心口有一刀致命,经过测定是短匕,整个尸体完全干煸,在偏将死亡的前一瞬,经过摄魂者的回复,据听到了一段女人的话语……”

暗影天王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女人,而且使用的是短匕这种武器,他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曾经痴迷却畏惧的女人……

“女人的声音!既然可以听到声音,肯定也会有容貌,侧影之类东西,!墨迹什么?快!”

暗幽眼神好奇的盯着暗影,暗影是他们三个之中心机最为深沉的人,这个所谓的暗天王联盟就是暗影发动他们二人参加,并且对于底下的人选进行了金字塔式的分配,和国度式的管理,因此暗幽对于这个暗影天王有一定的尊重,对于他出手时的阻拦也没有什么太过不满。

可现在以城府号称的暗影竟然如此不稳定,这着实让他感觉有些好奇,连一旁隐藏在幽暗之中的暗狱也睁开了眼睛看了下暗影,可是只是一瞬暗之间后者就重新闭眼静养,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暗幽撇了撇嘴,这个暗狱这幅德行是他最为看不惯了,但是实力相近下他肯定没法去找暗狱的麻烦,这也是他最不爽的地方,哪怕再看不上眼也没有动手的余地,也不知道当初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被暗影服加入到暗天王的行列里面来。

底下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刚刚擦回去的冷汗一瞬间就掉了下来,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连一向好脾气的暗影天王都如此看不惯自己,今天这么一件大不大不的事情,竟然同时引得两位天王震怒,这也真是……

话虽如此,但是男人可是一点都不敢耽搁,畏畏缩缩的抬起了憋的通红的脸颊,磕磕绊绊的才想了起来当时摄魂者对于那个女人的描述,据没有正脸,而是一件衣服……

“我想起来了,天王,那个女人穿着一件赤红色缝制金边的衣服,至于脸好像没有记录……”

呵,真的是她,真的是那个女人!暗影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其他,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庞,迈着曼妙的脚步,隐隐约约露出那双无比白皙完美如碧玉般的长腿,她的一切无不吸引着他,可是他知道,那个女人看似总是挂着一张笑脸,却比谁的心机都显得深沉……

“呼哧……”

暗影定了定心神,那个女人的威名可谓如日中天,可是这几天的大好时间,他都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出现,虽然不知为什么,但他不相信有人可以有能力灭杀那张娇艳的脸庞,可是她在自己最不该出来的时候出来了,现在的她,恐怕连十大战将都可以和她平分秋色,更不要高高在上的他们三人,既然你出来了,就不要想着离开我的手掌了……

只是在那个男人出火红色的衣裳时,一旁的暗狱猛的睁了一下眼睛,这一次他没有闭上眼,而是有所思考的从王座上站起来,转身下了台阶,高挑的身显得有些虚幻,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和脸色,他突然之间停了一下,余光打量了一下一旁脸色明显有些不满了暗幽。

“我劝你还是去看看的好,如果不出意外……你的暗裔将军恐怕已经沦为别人的盘中餐了。”

“你!”

暗幽差点破口大骂,这简直是在赤裸裸的打他的脸,可是暗狱并没有对他的愤怒有所表示,而是无声的笑了一下,看在暗幽的眼中不出的讽刺和难受,好像生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正当他准备忍不住出手的时候,暗狱丝毫没有理会他,继续往下走,直到消失在两人的眼中。

“行了,你也不要太看不过去,暗狱这个人虽然闷声闷气,看似一副谁都不关心的样,可是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看似任由一切都在自如的流转,可是修炼到这个层次的哪里会有什么的都不懂不问的人物?所以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好了,关于这个倒是不急着提,至于你的暗裔,恐怕正如他所的一样……有所不测了。”

暗幽低下头,面无表情,他哪里不知道暗裔恐怕有所不测?作为他手下最为衷心的将军,定然不会吱声不报,可是被暗狱这个自己最反感的人点出来还是让自己很没有面,正如暗影所,修炼这个地步的没有蠢人,哪怕他暗幽大大咧咧,也不可能不带脑出门,看来自己恐怕是要亲自走一趟了……

“好,既然如此,我就回去准备准备,亲自走上一趟,我到要看看,让我的数千民走不出来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罢,暗幽也起身离开,等黑雾完全消失之后,只剩下暗影天王一个人,面色时而微笑,时而苦恼,自言自语着,可是没有人敢在一旁倾听,依稀可以辨认出来几句话……

“呵,如果真的像我想的一样,暗狱的不作为不是他万事不理,而是一切都在他的可控范围进行的话,那就有些可怕了,而如果猜的不错,暗狱之所以挑衅暗幽那个蠢熊,恐怕和我抱着一样的目的……那就是想让这头蠢熊去探测那个人的实力吧!”

*更新更q广s

湖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吕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乌兰察布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济南哮喘病医院的电话是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