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至尊傲苍穹 第一七七章好戏!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3:54

至尊傲苍穹 第一七七章好戏!

“小子,你这可是在自掘坟墓啊!”

脸色阴沉的李厉,双目中阴光泛动,沉声说道,

他李厉在天锦城内还没有受到过谁的威胁,想不到今天却是被眼前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子给威胁了,这让得李厉极为恼怒。

“小子,你在胡说什么,厉叔怎么会是我李家的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谢傲云的话也令得李文生内心大惊,待李厉说完,其连忙开口辩解道,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子竟然知道李厉的来历,若是真被传了出去,那对李厉和李家都是一场灾难,毕竟灵宝阁的规矩就摆在哪里,哪能容得他人破坏。

“敢污蔑执事大人,小子,今天无论如何都得付出代价,不然我灵宝阁的声誉何在?”

王虎目光暗泛,随即变得凌厉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

“王队长,影响灵宝阁的声誉好像是你们那莫须有的污蔑吧,至于他是李家之人这似乎还没有影响到灵宝阁的声誉上吧,你这扯的有点远了。”

无视王虎那凌厉的目光,谢傲云边说边抬起右臂用手指指向李厉,最后还不忘嘲讽王虎一句。

“你……”

见谢傲云如此,王虎满腹怒火,正想再次开口却是被李厉给打断了。

“王虎,退下

。”

李厉摆了摆手示意王虎说道。

“可是他………”

“退下!”

王虎还想说,却是被李厉一道厉声再次打断。

最终王虎缩了缩脑袋,退后两步,没有再说话。

“小伙子,我很欣赏你的胆量。”

很快,李厉又换了一副笑脸,看向谢傲云开口说道。

“不过,若是再这般胡搅蛮缠下去,那可就别怪本执事亲手拿人了。”

前一刻还是笑脸相迎,可是不到一个呼吸时间,李厉的脸色蓦然变得冷峻起来,冷冷的声音充满着警告之意。

“李执事,你就不怕待会儿我大声喊了出来,被有心人听到了传进天锦城灵宝阁阁主的耳里?”

谢傲云的脸色也渐渐收敛起来,因为他一直在观察李厉的神色,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在李厉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惧意,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李厉自从成为了灵宝阁的执事以来,每每有什么好处都给了李家,而相对于其他家族则少之又少,只要有巨大收益的他都第一时间通知李家,做好完全准备,其他家族只能在后面捡一些李家剩下的,尤其是谢家和吴家,几乎都准备满满,却是空空而归,而这自然是李厉在其中搞的鬼。

今天既然来到了灵宝阁,而且还遇上了李厉,那么谢傲云可不会就此放过他。

“你想说就说吧,这最后的结果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倒是你和你的几位小女友都得受到我亲手准备的大餐。”

李厉突然间又笑了起来,对于谢傲云的威胁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虽然谢傲云的威胁令他很恼怒,但却并不影响他,甚至最后连一点损失都没有。

“看来你很自信啊!”

看到这里,谢傲云眉头微蹙,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李厉的自信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到底是什么让得他如此自信呢?谢傲云不明白。

“小伙子,你还太年轻,有些东西虽然有破绽,但你以为你能想得到的别人就想不到吗?这些破绽或许在他人准备开始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划如何去弥补这些破绽了,所以说你的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李厉笑得很自然,然而这种自然却是处处嘲讽和戏谑,嘲讽谢傲云还太嫩,戏谑谢傲云的打算最终却成了一场空。

自成为灵宝阁执事那一刻起,李厉就开始筹划如何让自己是李家人的身份不被他人知道,但是他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他的身份总有一天会被查出来,到得那个时候,他和李家都得承受灵宝阁的怒火,那可不是他们李家能够承受得起的。

于是他便尽自己所能和其他执事管事打好关系,在相处甚久之后,李厉故意在一次自己举办的酒宴中无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当时可谓是吓倒了一大片的人,可是趁着酒劲,他还故意慷慨激词说自己绝没有亏损过灵宝阁一丝利益,甚至还获得了许多利益,再加上故作深明大义说若是有谁去向阁主举报他绝对不会阻拦。

可能是李厉向众人坦白自己的身份,再加上众人在平时也收到了李厉的诸多好处,所以众人还是一副热情模样,向李厉保证绝对不会将其身份透露出去。

在那一刻起,李厉才安心下来,只要不损害灵宝阁的利益,众人对他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且每隔一段时间李厉都会请他们喝酒玩乐,感情那是愈来愈好了。

最重要的是灵宝阁阁主平时也很少过问灵宝阁之事,所以李厉也开始放开手脚地不断为李家获取利益,当然这里还有一部分利益是分摊给那些执事和管事的,表面上是说有好处一起分,但实际上是作为李厉自己的一份筹码,至少以后被发现破绽后也有同谋了不是,把他们一起拉下水,这也使得他们的嘴更加的严密。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李厉的计划之中啊。

“你确实是一只老狐狸,可是有些时候越是自信那就说明离好日子的尽头不远了,这句话很适合你。”

即便李厉表现的很自信,但是谢傲云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他倒要看看最终的结局出现的时候,李厉会是怎样的一个模样。

“不过在此之前,不知你是否愿意陪我看一出好戏呢?”

谢傲云淡淡一笑,看着李厉缓缓开口。

“好戏?小子,你还有什么后招没使出来的?不过既然你还有后招,若时间不长的话倒是要瞧瞧你所谓的好戏。”

李厉眯着眼睛,看着谢傲云幽幽而道,在他看来无论谢傲云还有什么招式都不可能撼动其分毫。

“不长,不长,只需要一会儿,到了这个时间点也应该快来了。”

见李厉愿意等下去,谢傲云嘴角微扬,负手而立,等待着。

“厉叔,这小子分明在糊弄您,他一个穷乡僻囊里出来的小子哪里还会有什么后招,厉叔他就是在拖延时间,快将他拿下吧。”

见李厉还没有捉拿谢傲云的想法,李文生不由急忙说道。

“就给他点时间,反正也不急这一时。”

李厉摆了摆手,缓缓说道。

………………

“小子,你所说的好戏呢?”

等了近一刻钟,李厉眉头微蹙,冷冷说道。

显然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在这么等下去,若是谢傲云没有什么后招了,那他还不是要陪着谢傲云傻傻地等下去。

“别急,就来了。”

谢傲云还是保持一副平静的模样,丝毫不受时间的影响。

“给老子让出一条道来!”

谢傲云声音刚落,就一道洪亮而急促的声音从大厅的内侧传了出来。

众人纷纷惊骇,迅速让出一条道来,因为这声音的主人其在话中夹杂着一股强横的威能,令得众人内心惊骇。

而李厉听到这声音却是神色大变,毫无波动的内心终于有了起伏的波澜。

至于谢傲云听到这声音,其嘴角的弧度则是越来越明显,显然他的好戏终于要开始了。

“这块钻卡是哪位的?”

这会儿,那声音的主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此人是个留有两撇白须的六旬老者,他扫视了眼众人,旋即其举着一块稀有钻石制成的长方形钻卡急促而大声问道。

“这钻卡是我的。”

这会儿,谢傲云开口说道。

“是你的?”

六旬老者看向谢傲云疑惑道,并非他刻意怀有怀疑的心,而是谢傲云的穿着确实无法与这钻牌背后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难道那个侍女没有跟你说吗?”

谢傲云淡笑而道。

其实在王虎和李文生狼狈为奸污蔑他时,他就猜测到他们在灵宝阁有靠山,所以在击败王虎后的中间一会儿的时间内,谢傲云便将钻卡交于那名侍女,让她带着钻卡去找阁主。

在谢傲云与老者说话之际,此刻的李厉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老者拿出的钻卡他是知道的,那可是灵宝阁最高级的贵宾才能够拥有的,而且拥有这钻卡的人,其背景地位绝对不一般,如果这真是眼前这小子的话,那今天他和李家可就真的要完了。

此刻他使劲的压制着内心的恐慌,希望这钻卡的真正主人并非是眼前的这个小子。

“额…那个,你有何证明这是你的?”

被谢傲云这么一说他还真没听到那个侍女说,因为当其看到这一钻卡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侍女,急忙从自己的落院中跑了出来,不过为了真实性他还是想要谢傲云拿出证明来。

“证明?老头将它拿过来。”

谢傲云微愣旋即知道老者对他有所怀疑,谢傲云也不怪,使唤着老者拿过来。

老者也不介意,便将钻卡递给谢傲云,谢傲云拿住钻卡,随后一抹灵力注入钻卡,一束绚丽的钻石折射出来光芒绽放在大厅之内。

“这…这…这,老奴参见少爷!”

见此老者嘴唇哆嗦,而后急忙跪下,低头拜见,内心极为慌乱。

老者的话令得整个大厅之内的人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尤其是李厉和王虎,此刻的他们双目欲裂,骇然的目光中揭起强烈的恐慌。

………………………………………………………………………!

四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枣庄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惠州性病
四平治疗阴道炎方法
枣庄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