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逆天龙尊 第1168章:尊卑原罪(下)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6:47

逆天龙尊 第1168章:尊卑原罪(下)

“闭嘴!”南宫秋风见势不妙,断然沉喝,打断秦霜陈述的话语,面色一沉,冲着南宫燕冷喝道:“你,退下去吧。请大家看最全!你如果认我这个叔父的话,就该知道,我是家族的执法大长老,我一出现,就得公事公办,你不得掺入其中,免得被众多宾客朋友,说南宫家族处事不公,受你人情的影响。”

“叔父,你听我说……”南宫燕一跺脚,便想撒娇,跟他软缠硬磨,她早就见识过这个叔父整人的谋略手段,岂能不知,他早就知道事情不怨秦霜,过错在南宫飞引起的?只是想想替家族子弟出头,镇压秦霜这个外人,显示家族的威风罢了。作为秦霜在家族中的唯一靠山,她无论如何,也得给秦霜,她曾经的救命恩人,说句公道话嘛。

“燕儿,回来吧!”

一个威严的声音,破空传下,同时,一股强大的神力,裹住她的娇躯,不容她挣扎抗拒,强行便把她卷走了。

南宫燕无奈了,这股神力,是她父亲,南宫家主施展出来的,隔空卷裹住她,根本不容她有任何抗拒。

秦霜……我南宫燕,保护不了你了,唉,都怪你,脾气太冲,凡℃ǐng℃iǎn℃小℃说,.∽.≡事怎么就不能忍耐一下呢?是生是死,我管不着了……

破空被摄走的南宫燕,无奈的瞥了秦霜一眼,瞬间远去无踪。

南宫燕这个绊脚石一被家主摄走,南宫秋风暗松一口气,背负着双手,板起脸来,继续他的审问过程:“秦霜,刚才我承诺。给你一个悔罪的机会,现在,就看你认罪悔过的态度了,表现了,说吧,如果态度好。我会酌情发落你的,但如果态度不好,拒绝悔罪,后果如何,你应该心知肚明吧?别指望善良的燕儿帮你求情了,你犯下的罪,只有你悔过的态度,才能救你,在本座铁面无私的处理下。谁求情也不管用。”

秦霜听得暗暗冷笑,不过

逆天龙尊  第1168章:尊卑原罪(下)

,既然给他机会,让他陈述,他也不想浪费:“好,那我就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儿吧?我入府第三天,柯大供奉听说我买了十万颗二阶混沌丹。还是上品的,便心生贪念。派人找我勒索……”

“闭嘴,秦霜,你是跟我装糊涂对不对?本座让你悔罪,悔过,不是听你胡咧咧!”南宫秋风断喝一声,厉声打断他的话语。

“结果勒索者被我当场打死。从此柯大供奉便记恨上了我,但他老奸巨猾,先主动示好,暗中勾结那个南宫飞,趁今日家族盛会。宾朋云集之际,欲当众凌辱我,逼我下跪,各种语言辱骂,在我语言反击时,南宫飞还想攻击我的面部,坏我五官面相,我忍无可忍,这才出手反击……”

秦霜像是没听到似的,只顾陈诉下去。

“说完了没有?”

南宫秋风冷笑起来,事情究竟怎么回事儿,南宫飞怎样的性格为人,他比谁都清楚,此刻,他见这个秦霜,竟然不按照他的审问陷阱逻辑说话,悔罪悔过,反而想当众陈述真相,他心生炽烈的杀机,在他看来,无论你有多少理由,多少借口,但你一个小小贱客,胆敢欺主,在南宫家族的地盘上,这就是罪无可赦,冤枉也要斩杀掉你,维护家族的尊严。

“没有!整件事儿,前因后果,我当众陈述出来,是非对错,自有公论。今天之事,我的手上虽然沾血,但错不在我,而在南宫飞不懂尊敬请来的客人,听信柯大供奉的挑唆,造成这般后果,如果说罪,先得追究南宫飞的罪责,是他不敬我,欺压我在先,没有他的欺凌,也就没有我的反击,在我见到南宫飞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无缘无故的话,我也不可能出手伤他。这个世上,任何事,都有前因后果,没有因果,就没有伤害……”

秦霜淡淡一笑,根本无视他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自顾自的侃侃而言,说的还头头是道,听得很多外族宾客,恍然大悟此事源气的同时,也都觉得错不在他,只是……只是,他们毕竟都是家族子弟,本能的跟南宫飞站在同一战线上,觉得他出手太重,还是贱客欺主,按照他们的思维逻辑,无论主子怎么作践你,你这个贱客,都得忍气吞声,都得委曲求全,跪在地上,苦求高抬贵手放一马,才对……

“这么说,你杀人,无罪,还有功?”南宫秋风嘲讽的笑了起来。

“我被迫反击,当然无罪,不过也不敢自居有功,此事我不追究南宫飞向我道歉之责,就此化解,也就是了。”

秦霜微笑着回击道。

“哈,哈,哈哈哈……”

南宫秋风像是看疯子似的,煞气四溢的眼睛,狠狠盯着秦霜的脸庞,他的审问陷阱,第一次失去效果,以前那些贱客欺主子的下人,客卿,一听悔罪态度好,便以为要开一面,立刻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承认自己有罪,然后他翻脸无情,辣手严惩,一次次翻云覆雨的捍卫家族的威严,没想到他这一招,似乎对眼前这个二重修为的年轻客卿无效了,他似乎根本不怕他,侃侃而言,好像傻子似的,相信有理走遍天下的道理?可笑,简直幼稚!

“你有没有罪,我,说了才算!我是南宫家族执法堂的执法大长老……”南宫秋风冷冰冰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像是冰渣子掉落在地上,谁都听出话语中的杀意,寒意,都知道这位大长老,愤怒了,心生杀机了。

黑白双魔杀气腾腾的眸子,立刻锁定秦霜,只等一声令下,便要镇压。

“你错了,你说了也不算,你一个人的家法,代替不了神界律法!”秦霜打断他的话语,反唇相讥:“你想袒护你的家人,就直说,别在我面前,玩家族规矩这一套陈腐诡计,我秦霜,不吃这一套!”

“大胆……”南宫秋风怔了一怔,简直火冒三丈,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严被侵犯了,南宫家族的尊严被践踏了,整个五行城,谁敢这么公然说这般大逆不道的言论,谁敢这么小觑他南宫家族:“你一个小小的贱客,竟敢如此无礼,反驳本座的话语,你仗了谁的势,谁给你的胆子?哼,本座明白了,你绝对是某个领地逃窜出来的贱民,或者叛奴,好啊,叛逆造反,造到我南宫家族来了,黑魔,白魔,给我镇压此子,囚入死牢之中,十八种酷刑让他尝个遍,我倒要看看,他的骨头硬呢,还是我南宫家的酷刑烈……”

南宫秋风听了秦霜的那番话,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种言行,一看便是那些渴望自由,渴望不受压榨的奴隶,贱民们暗中流传的,有人怀疑秦霜是逃跑的奴隶,听说他救南宫燕时,坦诚是一个流浪者,这些信息叠加起来,他百分百的肯定,秦霜,绝对是某个领地逃跑出来的贱奴,这种人,在神界,只要抓到,就要剥皮砍头,受尽各种折磨而死,杀鸡吓猴,震慑其他奴隶,贱民呢……

因此,他断然下令。

“是,大长老!”

黑白双魔暴喏一声,像是两头听话的鹰犬,一步便踏了出去,缓缓逼向前方的秦霜,他们的双手,在走动间不由自主的攥在一起,狠狠一握,嘎巴嘎巴指关节乱响,跟爆豆子似的。

他俩兴奋了,因为又可以折磨人了,又可以践踏卑贱的生命了,虽然跟真正的家族子弟比起来,他们只能算作是贱客,就跟那些客卿,供奉们地位一模一样,但他们为虎作伥旧了,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就觉得自己比其他贱客,更尊贵一些。

身为贱客的双魔,最喜欢干的,就是如狼似虎的折磨其他贱客,奴隶。其实,他们也是一对儿逃跑的奴隶父母,生出来的儿子,后来碰到一个师父,跟着修炼,渐渐成长起来,闯荡五行大陆,被招揽进南宫家族,当上了执法长老。

偏偏奴隶出身的黑白双魔,从此觉得,自己高贵起来了,有资格,有地位,践踏更多的奴隶,贱民了。

还乐此不疲!

“南宫秋风,我是南宫燕小姐请来的客卿,还曾救过南宫燕小姐的命,这对你南宫家族有恩对不对?有必要闹这么僵吗?我希望你看在南宫燕小姐的面子上,就此作罢,我退出你们的家族,不干了,远走高飞,你好我好大家好,岂不是更好的解决方案吗?怎么样?最后请你考虑一下吧!”

秦霜皱了一下眉头,想起刚才,南宫燕当众挺身而出,想替他争个是非对错的那iǎn好处,实在不想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便主动说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不想让他留在南宫家族,他可以走嘛!

可是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南宫秋风便狞笑起来,在他看来,这小子终于害怕了,终于胆寒了,哈哈哈,贱种小子,你再有理,我整个家族碾压你,你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怕了吧,迟了!

“镇压!”

南宫秋风狞恶万状的冷冷吐出两个字来。

“嘿嘿嘿……”

“嘎嘎嘎……”

黑白双魔的脸上,露出践踏卑贱生命时,招牌式的狞恶笑容,在他俩看来,一个小小的二重境贱客,以他们三重中期的神力,简直是手到擒来,一拿一个准儿,随便凌辱,随便折磨,随便践踏!

“贱种小子,神界,是强者的世界,贱种再有天大的道理,都寸步难行,这是你身为贱种,生而带来的原罪。你,就认命吧,接受悲惨无比的镇压命运吧!”未完待续。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到底怎么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技术怎么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排行怎么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病怎么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